台灣文學期刊史
日治時期(1911~1945)
日治時期
「日治時期台灣文學期刊史編纂」總論
眾所皆知,台灣文學的發展與報紙副刊、文學雜誌的媒介關係密切,尤其日治時期台灣文學的研究,難以忽略文學雜誌所扮演的重要角色。當婁子匡主編「東方文叢景印中國期刊50種」收納《臺灣青年》、《臺灣》、《臺灣民報》及《臺灣新文學雜誌叢刊》11種:《人人》、《福爾摩沙》、《先發部隊》、《第一線》、《南音》、《臺灣文藝》、《臺灣新文學》、《華麗島》、《文藝臺灣》、《臺灣文學》,以及皇民文學奉公會發行的《臺灣文藝》等17冊時,台灣文學史料的重現,從此引發了較深刻的台灣文學研究。<閱讀全文>
許俊雅 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
戰後初期(1945~1949)
戰後初期
「戰後初期台灣文學期刊史編纂」總論
戰後初期,在台灣創刊的文學相關期刊數量不少,刊載的作品不論是文體或風格也相當多元,可惜這些文學史料並未獲得各界的關注。根據統計,從1945年9月到1947年3月,亦即陳儀來台接收前後到二二八事件爆發為止,台灣島內至少有110種以上新雜誌創刊。這些新雜誌有兩項特點:第一,絕大多數雜誌與日治時期的刊物沒有承接關係;第二,大部分雜誌都在二二八事件前停刊或事件後未再續刊。隨後一直到1949年底,台灣島內還有第二波雜誌創刊熱潮,估計大約又有近100餘種短命的雜誌出現。換言之,戰後約5年之間(1945-1949),總計大約超過兩百種刊物問世,但這些雜誌大多如慧星般地劃過天際後消逝無蹤,因此目前我們只能如尋找隕石般挖掘這些期刊。<閱讀全文>
何義麟 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副教授
五○年代(1950~1959)
五○年代
「五○年代台灣文學期刊史編纂」總論
  與當代文學發展的關係密切的兩大傳播媒介是「文藝期刊」與「報紙副刊」。「1950年代」是國民黨剛到台灣「第一個十年」,戒嚴令剛實施的「報禁年代」,副刊篇幅與言論尺度,可能比文學雜誌限制更多。以發行量而言,「文藝期刊」固然「小眾」,卻有更大篇幅及「言論空間」,刊登各類技巧前衛,語言晦澀等實驗性較高的作品。此外,這十年之間大批大陸文人隨國民政府撤退來台,無論在島上推行中文、灌輸思想、宣揚文化傳統或抒發個人情感,在在需要大量的發表園地。政府甚至拿公帑辦雜誌以推動文藝政策───整體而言,這是個「文藝期刊」相對蓬勃的階段。<閱讀全文>
應鳳凰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教授